網頁設計|網頁寄存

  • 852-3563 3403
  • info@favournet.com

業內人士電郵推廣再辯VIE

        電郵推廣小编:蔡偉榮:雖然VIE有爭議,但是我覺得這是一個合理的做法。VIE是因為有需求才會產生,有些企業需要資金,但是本身不符合在境內上市的條件,VIE就這麼產生出來。如果政府管得太死,就沒有靈活性,政策太嚴格也不是一件好事。在沒想到好方法之前,就可以電郵推廣用VIE方式,政府有監管,同時也解決了企業融資的問題,這不就是很好的解決問題的方式嘛。
  鄧峰:我認為監管層的戰略思維要正確,要站在中小企業的融資,推動互聯網行業發展角度考慮VIE問題的本質,目前來看,人民幣基金很難投早期的項目,互聯網行業中的中小企業需要外資基金的支援。
  李強:要解決這個問題,可以借鑒香港和印度的經驗,對自身的資本市場進行改革,讓境內和境外投資者(特別是境外機構投資者)同時來分享對這些公司的投資。這是解決VIE模式爭議的一個好方法。
  呂篤謀:VIE必然會存在,中國政府最終會承認它的合理性。VIE當時回避的是外資准入以及上市平臺的問題,外資限制政府可以放開。上市的規則可以進行調整,解決平臺合法性問題。不會直接封殺,因為風險太大,誰都承擔不起這種風險。
  監管VIE的各種消息頻出,亦真亦假,人心惶惶。而對於VIE本身,眾人亦褒貶不一,亦有人過河拆橋、落井下石。
  有人認為VIE是天使,解決了在當時情況下公司境外上市的電郵推廣結構問題,也有人認為VIE是魔鬼,本身就為了規避監管而生,從出生起就帶著原罪。
  無論對於那些已經通過VIE模式上市,還是即將要用VIE模式去境外上市的企業,這些問題十足關鍵:VIE到底要走向何方,如何才能更加完善,使得各種利益方都能有一個圓滿的結局?
  本報邀請了北極光創投創始合夥人鄧鋒、安永會計師事務所華南區主管合夥人蔡偉榮、正略鈞策管理諮詢公司合夥人呂謀篤、美邁斯律師事務所上海代表處的合夥人李強、中銀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律師李寶峰對這一話題發表看法。
  經濟觀察報:如何看最近備受關注的VIE模式問題?
  鄧峰:VIE的出現和存在有著特定的歷史原因,雖然政策上對一些合資企業的審批表面看是沒有問題的,但實際上合資企業審批手續需要很長時間,導致了在投資和上市時的種種約束,VIE是不得已的產物。
  從過去十餘年互聯網行業的發展來看,沒有VIE就沒有中國的互聯網行業,VIE解決了互聯網行業裡許多創新型企業融資難和上市難的問題,並且從十多年的現實來看VIE也並沒有威脅到國家安全。我想,如果非要說VIE對錯,那是否需要先為互聯網行業過去十年發展下個對或錯的定論?
  李強:我覺得VIE問題的實質,應該不是國家安全,而是中國最成功的三四十個互聯網公司,中國的投資者沒有機會去投資。中國公司融資呈現兩極化,要麼去國外上市,要麼在國內上市。
  李寶峰:VIE是為了電郵推廣規避監管當局的一些想法,監管當局想這些企業在國內上市,這些企業還是很不錯的,所以監管當局想把這些企業留在國內。當時這些企業在國內的資本市場上,無法找到相匹配的方向,所以就去海外上市,而且他們也成功了。
  經濟觀察報:VIE會走向何方?
  經濟觀察報:VIE是否違法?
  蔡偉榮:VIE本身沒有什麼問題,因為它是按照法律上的精神來做,是用股權還是用合同,這只是法規的管理,本身而言,它也是法律效力的。
  李強:我不認同VIE違法的說法,這掩蓋了問題的實質。VIE結構的核心是一個很複雜的合同安排,這個合同是我國法律下存在的合同,是否會被尊重將考驗我國法治體系。我認為這樣的合同應該被尊重。這麼多年都沒有人提出挑戰,現在突然有人提出VIE存在問題,我覺得問題的本質就是中國的投資者沒有機會來投資這些公司。VIE模式本身並不違法,關鍵是VIE結構下的合同安排,要具體來研究這些合同的內容是什麼,是否反映一個合法的商業目的,而且是依據法律來寫的。
  李寶峰:我不認為這是一個違法的行為,我覺得更多的是一種無奈的選擇。很多公司在全球選擇上市地,但是因為我國政策的限制,所以就選擇在海外上市,在制度、法律上有些障礙,制度上、法律上有一些介面,有些企業就利用了這些介面,創制了一種模式,這就是VIE。
  有人提出VIE模式是符合《合同法》第五十二條有關合同無效的規定:“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其實,合同法立法目的是為了保護市場電郵推廣經濟下的民事主體的權利和義務,企業在哪裡上市,是企業自主選擇的權利。我們已經定位了我們是市場經濟,我們就應該保護合法的交易行為,合同法是為了保護交易,而不是阻礙交易。
  經濟觀察報:如何完善VIE模式,使之更能滿足各方面的利益和需要?
  李強:有關合同的問題,都是技術性的問題,都可以解決,最難解決的問題依舊是本質的問題,我們的政府應該想出一個辦法,怎麼以這個爭議為契機,通過一些試點,學習香港和印度,讓境內投資者和境外投資者都有機會來投資這些公司。
  李寶峰:如何完善VIE,首先是上市標準的選擇。如果監管當局希望互聯網公司在國內上市,不要走VIE模式,是不是可以對這些公司提供一個上市的平臺?
  國內的市場是一個相對封閉的市場,包括在香港、新加坡、美國上市,國內通過75號文、10號文都已經把這條路堵得很死了。正因為這些,所以這些公司就想辦法繞過這些監管。VIE產生的土壤,它現在發展的情況,以及未來發展的趨勢,都需要我們從制度的設計,以及跟國際市場接軌方面進行思考和探討。
  呂謀篤:中國管理市場是穩定現狀的基礎上需找一些改善的辦法,未來也會這樣做。在中國的資本市場,要電郵推廣在中國上市,要符合中國的上市規則,如果現在互聯網的公司,老是燒錢,老是不盈利,這就不符合中國的上市規則,這就與中國的上市平臺不對接,這種情況下,只能中國的上市平臺開一個口子,但這是很難的問題。
  有人說可以在中國市場進行試點,這不可行。如果要進行改革,這就是要傷筋動骨的。如果要解決互聯網的過渡問題,要動現在我們證券行業的規矩,不是想像那麼簡單的問題。
  解決VIE的合法性問題,政府直接出臺政策界定VIE合法,列一個目錄不就能解決了,這種方法各個方面的利益都不傷害。不能把這條路堵死。
  經濟觀察報:VIE模式到底存在哪些問題,讓它如此飽受爭議?
  蔡偉榮:講到稅收方面,因為VIE結構的公司有兩個主體,一個是經營主體,還有一個利潤主體,通過協定的方式把經營主體的利潤轉移到利潤主體,這樣就帶來一個問題:轉移稅款。在稅務這方面VIE架構一般會有轉移稅務定價的問題,同時很容易多重徵稅。如果沒有VIE架構,就根本沒有這方面的問題。還有一點,在國內的VIE公司電郵推廣賺了錢怎麼發給境外的公司,這個也是要考慮的點。
  李寶峰:現在提出VIE與幾個因素有關,一是部分中國企業造假,特別是一些採用VIE模式的企業給中國形象造成了損害;二是VIE方式本身存在缺陷和漏洞,其實它的資產、利潤通過協定方式轉移,這個產權本身就是不完整的,我們說的產權主要有四方面:所有權、使用權、收益權和處分權,在這種方式下,主體的經營主體在國內,通過協定的方式轉移到境外的殼公司裡面,而殼公司並不是生產經營的主體,經營主體與利潤主體是分開的,完全靠協定的方式維繫。有些公司就撕毀了這個協議,這就帶來了法律上的風險:投資者與境內的公司進行合作時就會想,公司的利潤都已經轉移了,這不是一個完整的公司。如果國內的政策發生變化,經營主體出現了變化,而利潤主體就會灰飛煙滅。
  還有就是電郵推廣稅收的問題,境內公司把利潤都轉移了之後,稅收該怎麼申報?我們現在實行不可自由兌換的外匯管制制度,VIE事實上是在規避這種制度。

 網悅有限公司主要從事業務網頁設計  網頁寄存  網頁程式設計  網頁設計公司 網站推廣  電子商務網站  公司網站設計  公司網頁設計  內容管理系統  電郵推廣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