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設計|網頁寄存

  • 852-3563 3403
  • info@favournet.com

溫州資金鍊斷裂企業:多元經營是特徵

  直至今日,“敢為天下先”、“精明”、“團結”這些詞仍是打在溫州人身上的典型標籤。不過近幾年來,曾以“吃苦耐勞”聞名的溫州模式漸失榜樣效力,當“精明”向“投機”轉變時,溫州模式也開始備受爭議。而這次出現的民間借貸危機,可以說是“後溫州模式”的集中爆發。為此,證券時報記者專程趕赴溫州這座尚處於危機之中的城市,試圖從民間借貸者和企業經營者的角度,一探民間借貸危機的究竟。
  “老高”破產轉行龍灣區永中鎮永強片區,是十多年前溫州擔保公司的發源地,也是高利貸最活躍的地區,林翔(化名)是當地“老高”中的一員。
  “你不是要了解高利貸嗎?問他好了。”永強片區下轄某村的村長指著一同過來的林翔告訴記者,“他原來就是做擔保的,不過現在改做我的司機了。”
  林翔話不多,涉及自己的事其實並不願詳談。他告訴記者,自己在2009年開公司加入擔保行業,“那時月息普遍是六分,高的一角多也有”。
  一路順風順水經營的擔保公司,不料因為今年6月下家跑路,林翔不僅本金要不回來,連利息也斷了,還欠下了親戚朋友數額不菲的賬。 “既是債權人也是負債人”,是放貸人的普遍特點,最終長長的食利鏈條上,首尾已不知彼此。
  當記者問起林翔其擔保公司的規模時,他避而不答,只告訴記者“每天要接幾十個電話討債,也要打幾十個電話追債”。不過說起這些時,他的表情看不出有任何異樣。據林翔稱,溫州的民間擔保行業大規模向高利貸轉變,大概是在2008年下半年,也是在那時,借貸食利者中,老??百姓和“有身份的人”逐漸增多。現在跑路者背後的“官借”身影,至今仍是溫州人茶餘飯後的談資。
  今年3月以來,溫州企業資金問題頻發,永強的擔保業自然受到牽連。林翔告訴記者,雖然現在很多“老高”破產改行,但不可能和高利貸徹底脫鉤,因為“賬總還是要討的”,雖然很多已是有去無回。
  太陽能:
  資金斷裂企業不能承受之痛從記者在溫州鹿城、龍灣兩區的走訪看,多數企業經營並沒有受到借貸危機的多大影響,問題主要集中在高利貸和盲目擴張的企業身上。在當地最大的民營企業浙江青山鋼管有限公司負責人李永明看來,資金斷裂企業有個共同特點,就是舖大了多元經營的攤子,除了房地產外,80%企業還涉足了太陽能行業。
  “如果企業一直保持主業經營,緊縮環境裡是沒有多大關係的。”李永明告訴記者,2008年,在市政府大力推廣新能源產業的優惠政策下,很多企業負責人跑到歐洲考察太陽能,加之那時貨幣政策寬鬆,資質稍微好的製造企業都能拿到銀行貸款,於是開始了太陽能全產業鏈的擴張。
  “太陽能是典型的資金和技術密集產業。”李永明表示,政策一旦收緊,企業很難獲得銀行貸款時,鋪開的攤子只能依靠民間借貸維持,而藉貸成本自然就水漲船高了。
  對信泰集團,李永明稱也有了解。他說,今年一季度,全球第二大市場意大利削減了太陽能補貼,歐洲訂單大量減少,信泰集團也未能倖免,這是其資金斷裂的首因,“我熟悉的一家轉型做太陽能規模最大的溫州公司,光一整套維持別墅供電的設備成本就要30萬,技術上不去,成本下不來,你說有市場嗎?”
  盲目,是李永明對溫州企業轉型做太陽能的評價。在年利潤幾億的神話下,有多少溫州資金深陷其中,現在仍不得而知。
  金融結構單一助長民間借貸和外界很多人全盤否定民間借貸不同,溫州當地多位企業負責人認為,對民間借貸持全盤否定的態度有失偏頗,應該反思溫州單一的金融體系。某種程度上講,早期民間借貸是溫州人團結的產物,也是溫州模式的重要特徵之一。
  “這裡的企業開始起步時,除了兜里的自家錢外,依靠的正是民間借貸。”上述龍灣區下轄某村的村長告訴記者,只是後來企業上了規模,才有了銀行信貸的參與。很長時間裡,溫州企業之間只要知會一聲,拆借百萬是再正常不過的事。義氣,是溫州生意人最看重的。
  陳清是地道的溫州樂清人,現在是當地一家大型面板開關企業的負責人。從做記者再到辦企業,多年來,陳清一直在研究溫州的民間經濟,並先後有三本著作問世。
  陳清告訴記者,和充沛的民間資金不相稱的,是溫州單一的金融體系。在溫州,除了唱主角的25家外來商業銀行外,只有1家本土銀行、3家村鎮銀行和每縣一家的農村合作銀行,這里至今沒有一家本土資產管理公司、信託公司、融資租賃公司和券商, “民間資金在溫州一直沒有形成良性的體內循環,現在責怪民間借貸沒有意義,它沒有陽光化,又怎麼能規範和疏導?沒有民間借貸,溫州銀行業0.47%的不良資產率是天方夜譚。 ”

網悅有限公司主要從事業務網頁設計  網頁寄存  網頁程式設計  網頁設計公司 網站推廣  電子商務網站  公司網站設計  公司網頁設計  內容管理系統  電郵推廣服务。